快捷搜索:  as  xxx

比特暴富,大陆忌寒

原标题:比特暴富,大陆忌寒

撰文/ ? 周路平

编辑/ ? 赵艳秋

矿机生意将淘金卖水的故事演绎得淋漓尽致。

1.3亿美元,2.7亿美元,25.1亿美元,这是比特大陆在过去三年的营收。除了小米,几乎很难在国内找到一家成长如此迅速的企业。但即便是小米和雷军,也没有像比特大陆和它的CEO吴忌寒那样,遭遇如此多的争议和质疑。

现在,人们最关心的是,这样一家“一夜暴富”的公司,会不会仅仅是昙花一现?

01

理想信仰者还是恐怖分子?

2013年,投资经理吴忌寒在北京结识了做机顶盒芯片的詹克团。詹克团是典型的理工男,也具有福建商人的气质,低调务实,几乎没有接受过采访。之前甚至有媒体将詹克团写成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本科毕业。但据AI财经社向官方核实,詹克团的本科毕业于山东大学,研究生在中科大微电子研究所。

吴忌寒与詹克团合伙创业时有过一份对赌协议,詹克团带领的技术团队如果能按时研发出达标的矿机芯片,整个团队就可以拿到60%的股份。2013年,詹克团花了6个月时间便开发出了比特大陆的第一代矿机,挖矿效率远超当时同行,成为比特大陆日后崛起的关键。

在这周在港交所提交IPO前,詹克团持有比特大陆36.58%的股份,而吴忌寒为20.5%。比特大陆也一直采用联席董事长和联席CEO的管理层设计,这在国内公司的运营中相当少见。

“我和Micree(詹克团)更多是一个互补组队的局面,就像一个乒乓球双打比赛,球打过来,谁在最佳接球位置谁说了算,大家配合比赛,获取胜利是关键。”这是吴忌寒第一次公开评价自己和创业伙伴的关系。吴忌寒出生于1986年,詹克团比他大了7岁。

两个人的性格差异很大,吴忌寒是北大心理学和经济学出身,长着娃娃脸,但在比特币的世界里,他愿意发声,也敢于与别人开火互怼,因此收获了一堆外号,大多是贬义,包括“矿霸”、“恐怖分子”。

但这位“矿霸”也有着侠客精神。一位比特大陆知情人士透露,吴忌寒曾告诫同事,当合作伙伴的体量较小时要对外积极宣传,能提携就提携,而当合作公司体量比自己更庞大时则不宜宣传,免得落下“抱大腿”的嫌疑。

在红杉资本的一场活动结束后,吴忌寒边看手机,边等待专车到来。当AI财经社拦住他并希望简单聊几句时,他没有拒绝,但表现得尤为谨慎,眼睛一直盯着记者的手机,担心被录音,一点也没有互联网上的洒脱。

吴忌寒

而在今年中兴事件后,当全中国的公司都巴不得和“自主研发芯片”建立某种干系的时候,吴忌寒却告诉同事,别动不动对外喊自主。

在矿机的世界里,另一家企业嘉楠耘智的灵魂人物是张楠赓,江湖人称“南瓜张”,毕业于北航,曾与中科大少年班毕业的“烤猫” 蒋信予齐名。

相比于吴忌寒和南瓜张在圈内的知名度,还有一家矿机企业亿邦国际的创始人胡东,则游离于圈子外,一众币圈玩家都对他知之甚少。在官方文件里,胡东最早的业务是给电信运营商们提供设备和零配件。

“南瓜张”和胡东都属于性格低调的人,詹克团的想法也倾向于闷头做事,闷声发财。相比之下,吴忌寒较为西式,频频出席圈内活动,敢于表达,也不排斥媒体采访。

他并非一个完全嗜血的商人,在他的身上能够看到对比特币的信仰。今年3月,吴忌寒站在华盛顿的一个行业会议上,但却站在了美联储的对立面,鼓吹私有中央银行,探讨私有中央银行和货币的关系,以及如何通过比特币帮助人们远离恶性通货膨胀。

吴忌寒经常出现在类似的行业会议中,展现他对数字货币的理想主义。他也是公认第一位将中本聪白皮书翻译成中文的人,成了比特币的早期布道者。

他受邀为《算力之美》的书撰序。他用了华美而富有理想的语言描述了算力给人类带来的财富。他提到了内蒙古达拉特旗、新疆伊犁以及云南红河,在这些地方都曾分布着比特大陆的矿场。不过,由于内蒙古当地政府对挖矿本身的犹豫,比特大陆已经关闭了当地的矿场,而最新把矿场建到了美国。

但在他的反对者甚至是旁人看来,吴忌寒容易情绪化。他在推特上痛击意见相左者,就像别人抨击他那样。

在宝二爷的印象中,三十出头的吴忌寒,自尊心很强,甚至有点自负,“有啥不能说啥,反而是见谁怼谁”。宝二爷的真名叫郭宏才,也是币圈的传奇人物,卖牛肉出身,做矿场发了财,常年旅居海外。

他坦承与吴忌寒之间并无恩怨,他倒是希望吴忌寒能够在世界范围建立起中国币圈的影响力,“这个人要有大胸怀,大智慧,而不是把别人都打得干不下去了,只顾着自己一家子发展。”

02

一夜暴富

被宝二爷寄予厚望的吴忌寒,已经和自己的合伙人将比特大陆做到了全球矿机老大,在全球市场的占有率超过了70%,而旗下自建或投资的矿池算力接近全网一半。

“詹克团是芯片设计的高手,吴忌寒又是最早进入比特币社区的人,他们两个人是天作之合。”闪电智能CEO廖翔分析比特大陆在一大批矿机厂商中存活并壮大的原因。

相对于其他矿机企业,比特大陆成功的关键因素是,在合适的时间造出了性能和功耗表现出色的矿机芯片。在比特大陆的招股书中,推出28nm的S7矿机芯片和16nm的S9矿机芯片,都被列为里程碑事件。

在几年之前,整个币圈和矿机市场遭遇过一轮洗牌。背景是2014年美联储对比特币持消极态度,比特币的价格从年初的9000元,一路跌到年末的800元。一大批矿机厂商被洗牌出局,包括烤猫矿机、Bitfury和KnCMiner。

但比特大陆没停止研发,不断迭代产品。从它的发展历程可以清晰地看到:2014年6月,第一版28nm芯片研发成功;7月,搭载28nm芯片的蚂蚁矿机S3量产;12月,蚂蚁矿机S5量产;2015年8月,第四代矿机芯片BM1385发布;11月,蚂蚁矿机S7量产。

谨慎储备现金的意识,也让比特大陆得以应对这一疯狂市场的大起大落。“对传统公司来说,今年生意这么大,明年生意这么小,他们肯定受不了。但对我们来说,大的时候,就要想好明年会这么小,要准备更多现金。未来即使币价低迷3年,公司还是要能很好地活着。”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说。

等到2015年下半年,比特币价格逐渐回暖,执着和谨慎,让比特大陆成了比特币价格回暖的直接受益者。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几乎是矿机市场上最有竞争力的产品。

坐落于鄂尔多斯的比特币矿场

廖翔则给AI财经社提供了另外一个比特大陆暴富的版本。它在自己造芯片之前买阿瓦隆的芯片做矿机,因为矿机交不上货,客户找它退钱,才知道比特大陆已经把钱都拿去做芯片了。好在芯片很快出来后,性能和功耗甚至比预期还要突出。

之后的故事就变得梦幻了。比特币从几百美元涨到七八千美元,又从七八千美元涨到了逼近两万美元。

币价的疯涨直接刺激了矿机生产商的销量,比特大陆旗下搭载了最新款芯片的蚂蚁S7大卖,成了比特大陆走向行业龙头的关键。年初卖五六千元一台的矿机,到了2017年末卖到3万元。

由于崛起速度太快,比特大陆起初被认为是一家“神秘的公司”。直到后来,不断上演的淘金卖水的故事,才将这种神秘感打破。

与公司销售额一起水涨船高的是比特大陆的估值。比特大陆历史上拿过三轮融资,并在pre-IPO轮融资后估值达到140亿-150亿美元。这种速度几乎打破了国内科技公司的估值上升纪录。

外界质疑价格太高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质问谁会为这个千亿市值买单?不过,同在筹备中的嘉楠耘智,其P/E倍数是比特大陆的6倍。

在比特大陆之外,卖矿机的企业几乎都在这一波上涨行情中赚到了钱。位于浙江的嘉楠耘智在2016年的营收只有3亿元,次年猛增到13亿元。

嘉楠耘智在很长一段时间的业务是销售矿机ASIC芯片。这是一类专门针对某矿机开发的芯片。直到2016年,嘉楠耘智暂停了这部分业务,转而全面卖矿机。杨作兴对AI财经社分析说,早期卖芯片后来被证明是一种失败的商业模式,当时很大一个原因是从芯片到矿机的量产能力太差,烤猫的一款芯片在2014年3月发布,直到7月才见到矿机。而当下从芯片到矿机只需要一个星期时间。

而比特大陆一开始就直接卖矿机。对于很多买矿机的人而言,光提供芯片并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亿邦国际也是浙江的一家企业,最早的业务是给电信运营商们提供设备和零配件。矿机生意的高毛利很快让他们调整了业务方向。由于挖矿生意的兴隆,它的区块链业务,从2900万元猛增到9.2亿元,电信业务的比重则变成了可怜的5%。

连给矿机厂商代工芯片制造的台积电也迎来了第二春,2017年的增长达到44%,今年预计增长79%,这背后中国矿机厂商功不可没。

矿机企业的利润高得惊人。随着矿机的走俏,嘉楠耘智的毛利率涨到了46.2%。

作为业内龙头,比特大陆的毛利更是高得吓人。2016、2017、2018第一季度的毛利润率为56.91%、57.21%、59.97%,同期的净利润则达到了42.8%、49.40%、59.99%。

从比特大陆的角度来分析,现在上市算是恰当的时机。从公司本身看,它经历了数字货币牛市,业务日趋成熟,即便市场在转弱,还能交出一份不错的财报,可以获得不低的估值。而它的下一步是研发AI芯片,这无疑是当下最时髦的行当。

从外部环境来看,资本市场尤其是私募基金投资全线缩紧,钱荒的风声此起彼伏。矿机界的竞争对手都已经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进入公开市场,能让比特大陆获得更多资本的加持。

03

围攻比特大陆

无论在哪儿,人们都不太喜欢一夜暴富的人。在比特币的生态社区里,不喜欢甚至敌视比特大陆的人并不少见,至少有两件事让比特大陆不受待见:一是比特大陆掌握的算力过于庞大,而比特币的世界里崇尚去中心化,一个币圈人的典型担忧是“51%攻击”,但比特大陆正在成为那个中心,具备了那个攻击性。

吴忌寒一再引述中本聪白皮书的内容:即便攻击成功,整个系统也并非就此完全受制于攻击者的独断意志;一个攻击者能做的,最多是更改他自己的交易信息,并试图拿回他刚刚付给别人的钱。

另一个让比特大陆饱受争议的是它支持了比特币现金(BCH)。2017年,整个币圈都在为比特币是否要进行区块扩容的方案争吵不休。围绕这个问题,比特币社区出现了两大阵营,以吴忌寒为代表的“大矿池”一派,和以Core为代表的“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

Core团队主要是一些技术人员,自比特币诞生以来做着技术维护的工作。他们认为,吴忌寒支持的BCH扩容方案,使得参与的节点越来越少,降低了去中心化程度,违背了比特币的核心精神。而吴忌寒在对方眼中,被看作是追逐利益的“商人”。

在没有达成共识的情况下,由比特大陆投资的矿池ViaBTC突然在2017年8月实施了硬分叉行动,从比特币分叉出BCH(比特币现金)。相比于拥挤的比特币社区,新的方案将比特币区块大小扩容到了8M。

比特大陆将手中的比特币大部分换成了比特币现金。比特大陆的一份投资路演PPT显示,其持有的比特币从2016年底的71560枚降到了22082枚,而BCH则增加到了102万枚。不难发现,比特大陆在抛售比特币,转而持有分叉币BCH。

比特大陆确实展现出了它在市场上的影响力。BCH在短时间内就以比特币10%的总市值规模,站到了数字加密货币的第三名。

港交所披露比特大陆的IPO招股书当天,BCH暴涨,24小时涨幅达17.26%,打破了“美联储加息,币圈血流成河”的魔咒。

而这却引起了很多比特币忠实用户的不满。“小寒走错一步棋就是力挺了BCH。”宝二爷对AI财经社表示,比特币是主链,BCH是分叉链,虽然分叉链涨得更猛,但在社区心目中,除了比特币,其他分叉币都是山寨币。

“比特大陆如果以后出问题的话,就出现在这个方面,这是一个它背不起的包袱。”廖翔说。

在比特币的社区里,曾有过一个简单的线上投票:如果BCH分裂成CSW和矿霸链(比特大陆),你支持哪边?超过50%的人支持了前者,支持比特大陆的人只有13%,剩下的人选择中立。

“之前很多币圈的公司有点像欺负小孩儿似的,天天欺负小寒的公司,弄得挺不是滋味儿的。这个不太对。”宝二爷对AI财经社说,吴忌寒发展好的时候大家都捧着,但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所有脏水立刻都泼了过来。

麻烦事接踵而至。随着矿场越来越散户化,2015年比特大陆的客户数量接近6000个,而到2018年中已经超过了8万个。大量的小矿工进入,给市场增加了不少泡沫和韭菜,当然也增添了不理智因素。

今年5月,比特大陆的蚂蚁B3矿机引起了诸多不满,这款专门用来挖BTM(比原链)的矿机售价高达1.7万元,却陷入了虚假宣传和算力不达标的争议,遭多名购买者上门索赔。比特大陆觉得委屈,一位知情人士告诉AI财经社,其实在组织直播宣传之前,矿机已经售罄,并不存在误导嫌疑。

然而在这个从来不缺乏暴富故事的圈子里,也从来不会缺少贪婪和纠纷。赚钱者欢天喜地,成了新的宣传样本;赔钱者寻死觅活,走上了维权道路。

“比特大陆最痛苦的是,前期得罪的人太多了,现在用拳头说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需要更多的合作。”宝二爷对AI财经社说。

现在大家的选择越来越多,矿工的粘性也随着价格而不是品牌在流动,除了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他们也可以选择买神马和阿瓦隆的机器。

而比特大陆矿机和芯片迭代步伐在明显放缓。自从2016年3月份推出16nm矿机芯片之后,直到2018年9月才开始有新产品出现。外界也因此质疑比特大陆将在矿机领域掉队。

据深圳比特微电子董事长杨作兴透露,比特大陆花重金研发过10nm和12nm的矿机芯片,但詹克团选择了一个功耗更低也更冒险的方案,最终失败,光12nm芯片就耗费了1亿美元。这个消息并没有得到比特大陆的回应,而杨作兴也不愿意透露消息的来源。

宝二爷一直对比特大陆漫长的业务链条持有怀疑。除了加密数字货币矿机,比特大陆开矿场,经营矿池,投资交易所,做加密数字货币钱包。

“比特大陆的最终逻辑是把自己搞得很累,而主力研发的产品利润没有得到绝对的垄断优势。”宝二爷说,“我没看到比特大陆变成了独角兽,变成了矿霸,而是一点一点被其他的四五家肢解市场。”

比特大陆的IPO历程也是一波三折,早前的消息是比特大陆将于8月30日提交招股书,后来推迟到9月下旬。直到9月19日,Coingeek创始人Calvin Ayre在Twitter上爆料称,比特大陆将终止IPO并尝试重组,“他们的技术不再起作用了,他们在其鲁莽的未经测试的虫洞分叉计划上失败了”。

一周后,比特大陆以提交招股书的方式终结了流言。事实上,Coinggeek和吴忌寒此前存在矛盾。8月30日,吴忌寒通过推特抨击Coingeek雇佣的都是小说作家,“报道的都不是新闻”。

看好者与看衰者两极分化。深创投一位资深投资人对AI财经社表示,比特大陆就是一家“昙花一现”的公司,一夜暴富后未来并不可期。他的判断基于其芯片设计能力,认为比特大陆之前做矿机芯片就是“一堆加法器的叠加”,这样的能力不足以应对未来复杂的人工智能芯片设计。

比特大陆自主研发7nm芯片 支持SHA256算法

而竞争对手却开始呈现赶超态势,嘉楠耘智抢在今年8月官宣了7nm矿机芯片,宣称这是全球首个7nm量产芯片,距离嘉楠耘智提交IPO招股书刚刚过去三个月。

不过,嘉楠耘智的7nm芯片受到很大争议,苹果公司的在9月份发布的新一代iPhone,采用的A12处理器就是采用7nm制程,先不考虑两者难度有天壤之别,仅从苹果公司的发布时间来看,其7nm芯片的量产应该远早于嘉楠耘智。甚至有人怀疑,嘉楠耘智也混淆了量产和试产的区别。

9月21日,比特大陆终于宣布即将量产下一代7nm ASIC芯片。从其官方披露的信息来看,新一代矿机芯片,无论是功耗还是性能都在圈子内有足够吸引力。只不过不太乐观的一面是,之前比特大陆的运势实在是太好了,无论是28nm芯片还是后来的16nm芯片,都赶上了币价疯涨的好时候,而当下的行情却持续低迷。

矿机的价格是最直接的晴雨表。随着币价持续低迷,挖矿变得无利可图,直接影响到了矿机销售。结果直接表现在了比特大陆第二季度的财务报表里。

比特大陆2017年的毛利为48.2%,半年后降到了36.2%。矿机的平均售价在下降。以2017年5月升级上市的S9i为例,售价6500元。而据AI财经社从矿机市场获得的最新消息, S9i 当下的价格降到了2950元。

据《台湾经济日报》报道,受销量和市场需求下降的影响,比特大陆第二季度对供应链砍单 50%—60%。

而AI财经社获悉,电子元器件分销商安富利因为比特大陆矿机销量的下滑,造成了接近2亿美元的元器件库存,安富利北区的总经理也因此下课。

04

寻找新大陆

相比于外界的非议,比特大陆更愿意把时间和精力解决自身业务的风险与困局:因矿机暴富的比特大陆一直有着被币价捆绑的隐忧。

全球矿机市场的规模在2017年为30亿美元,五年后预计将达到171亿美元。相比之下,AI芯片的增长速度将更为迅猛,将于五年后达到235亿美元,复合增长率超过62%。

2017年底,比特大陆正式对外公布了旗下首款AI芯片SOPHON BM1680,中文名为“算丰”。这是《三体》小说里外星球用来控制人类科技发展的机器人“智子”的英文名。

与其说投入大量算力和电力,去生产一堆公众感知很小的数字货币,AI芯片的应用领域显然带来了更多正向的社会价值。

但在AI芯片市场,比特大陆的对手从嘉楠耘智、比特微变成了英伟达——一个至今无人能撼动的角色。业界有着“防火防盗防老黄”的说法,这个老黄就是英伟达的创始人黄仁勋。

两年前,比特大陆从英伟达、英特尔、AMD等顶级芯片企业开始招募高级工程师,开发其AI芯片。

比特大陆还从英特尔挖来AI产品战略总监汤炜伟,他之前在英特尔负责高性能计算。汤炜伟透露,比特大陆将在ABCR(AI、大数据、云计算和机器人)四大领域布局重点。

比特大陆在AI芯片的决心很大。招股书透露,截止2018年6月,比特大陆的员工人数超过了2500人,研发和行政人员的平均月薪都超过了7.5万元。据AI财经社获悉,比特大陆现在的人数已经超过了3500人,短短几个月时间增加了上千人,而重点投入到AI芯片的研发。

算力是比特大陆的优势,所以在AI芯片切入安防领域时,比特大陆也是从云端芯片着手,摄像头采集到数据后上传到云平台,然后对这些视频和图像进行海量计算分析。

不过,比特大陆看中的安防市场也是每位对手都紧盯的市场。相比于比特币世界,比特大陆在AI芯片领域遭遇的对手,无论是资本还是技术积累,都比以前更加强大。

除了英伟达之外,2017年11月,一向在终端AI芯片上发力的寒武纪首次推出了云端芯片。在此之前,这家有着中科院背景的AI芯片独角兽曾为华为手机的AI芯片提供技术。“在三年前,我们就开始了两颗测试芯片的研发了。我们时刻准备着将自己的产品放入云端。”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表示。

还有一个潜在的有力对手是华为海思。这个拥有上万人但始终低调的华为芯片机构,是中国芯片设计行业的老大,比特大陆目前位列第二,但与第一相差甚远。

在今年8月,华为云总裁郑叶来接受AI财经社专访时透露,伴随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原来通用硬件、芯片处理能力已经不够了,专用硬件和垂直方案的需求提上日程,华为将会在此发力。这也预示着,华为海思一定会研发针对云端的AI芯片。

比特大陆的AI芯片会突围吗?根据相关信息,它的第一代芯片已于2017年上半年流片量产,在当年11月份搭载芯片的板卡和服务器产品成熟后,正式发布。相比这波AI芯片浪潮中,一些PPT公司,比特大陆还算扎实。

比特大陆招股书里体现的AI营收很少。这也说明了人工智能芯片开拓市场的难度,要远远高于矿机芯片。比如,比特大陆瞄准的安防市场,属于典型的2B行业,需要一步步打通渠道,一步步让产品过关,这是漫长的通关过程。

汤炜伟说,比特大陆在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包括设备租赁,减少客户的升级和保修成本,但这种模式的缺点是前期投入比较大。但矿机市场的原始积累将给它带来充足的研发资金。相比于其他单纯依靠资本输血的公司,比特大陆简直是坐在一片金矿上。

在去年底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吴忌寒给出了一个乐观预测,未来5年内比特大陆40%的收入将来自AI芯片。这是一片新大陆,比特大陆能在此找到自己的绿洲吗?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