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中国唱诗班》:据说这是讲述中国近代史最好

原标题:《中国唱诗班》:据说这是讲述中国近代史最好的动画

艺术一定是大家都能欣赏,有反应,有共鸣的。只有少数人才能欣赏的才是艺术,这是一个误区。

刺猬公社 | 赵思强

距离《中国唱诗班》的上一集更新,已经十个月了。当新一集上线时,观众在弹幕上齐刷刷地说着“有生之年”。

新一集的题目叫做《夜思》,讲述了1932年,着名外交家顾维钧作为国联调查团唯一的中国代表,前往东北调查“九?一八”事件和伪满洲国成立的真相。

这也是《中国唱诗班》第一次将故事背景放在近代,在篇幅上比之前的几集都要长,同时制作上也更加成熟。

《中国唱诗班》系列动画项目是由中共上海嘉定区委宣传部投资出品,为“嘉定建县800年”重点项目之一。在B站上,《中国唱诗班》的评分高达9.8,而在豆瓣,包括《夜思》在内的五集,评分都超过了8分。

“每一帧画面都透着浓浓中国风,极具中国气息,画风古朴细腻。”有网友这样评价《中国唱诗班》,这也是《中国唱诗班》能够获得如此多追捧的原因,无论是在画面精致度、流畅度,还是在分镜设计,叙事手法上,《中国唱诗班》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也被许多人视为国漫重新崛起的标志作品之一。

这个项目起源于嘉定本土作曲家易凤林先生的原创歌曲CD《中国唱诗班》,该唱片收录了为16首中华经典古典诗词量身创作的歌曲,动画版的《中国唱诗班》将这16首歌曲作为主题,创作出与主题相符的嘉定名人雅士的历史故事。

“相当于是一次命题创作。”《中国唱诗班》的导演彭擎政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彭擎政在大学期间就已经开始了对“中国风”动漫的尝试。他的毕业作品《诺言》就已经颇具《中国唱诗班》的雏形。

在2009年,《诺言》获得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第八届学院奖最佳短片奖、最佳导演奖、以及ASIFA中国最佳动画短片奖等多个奖项。

“在我大学的时候,国内氛围还主要是模仿国外的作品,我一直以来都不太想走别人走过的路,而且另一方面我也觉得中国很多东西可以挖掘,你看日本动漫就把本国的文化挖掘的很好,为什么我们不去挖掘本国的文化呢。”彭擎政说。

毕业后,彭擎政开始筹划另一个中国风的项目——《京剧猫》,“当时考虑到中国风的TV长篇比较少,《京剧猫》本来是一个绘本,我们觉得这个概念很好,所以就买下了改编权,决定重新做一个改编。”

“当时国内还几乎没有团队一毕业就负责这么大一个项目,所以做起来没那么简单。”到了2015年,这部中国首部将京剧元素与动画相结合的国产原创动画片才正式上线,一经问世就刷新了多项国产动画收视记录,同时获得了“全国少儿收视冠军”、“广电总局2015年度第四季度优秀国产动画片推荐”等多项大奖。

也是在这一年,《中国唱诗班》的监制林旭坚找到了彭擎政,开始制作这个系列的第一部片子《元日》。除了彭擎政,林旭坚还找到了青年历史学家李夏恩担任该项目的编剧,并且同时邀请嘉定博物馆研究员徐征伟老师作为地方史顾问,对作品中的每一个历史细节把关。

“有些‘中国风’作品,大多只是元素的堆积,没有很讲究,但《中国唱诗班》的每个细节都是很有讲究的。我们尽可能把所有能控制的点都做到尽善尽美。”彭擎政说。

《相思》里呈现的春联内容究竟是什么?《游子吟》里主角王鸣盛为官时穿的朝服的领子应该准确是怎么样的?王鸣盛家的灶台应该在那个年代是什么样子的?英文翻译中“内阁学士”的准确表达是什么?这些非常细小的问题都会被拿出来推敲,讨论。

《游子吟》

在彭擎政的理解中,真正的“中国风”能让中国的观众感受到认同感、归属感。“你在这片土地上成长,你所有的想法都是顺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的,这些由内而外的东西是外国人很难模仿的。所以我们所有中国风元素的东西都是非常考究的,尽可能地做到严谨。”

最新的《夜思》是彭擎政个人最满意的一集,“这一季在技术上,作品成熟度上都是最好的,对我而言是一个成长。”在这一集里,彭擎政参考日本动画大师今敏在其作品《千年女优》中使用的专场技巧,也成为了这一集中的一大亮点。

《夜思》的转场设计

《夜思》的转场设计

虽然是一个动画导演,但彭擎政却说自己平常看动画看得并不多。“动画有动画的特性,但我也没有把它和实拍的片子区分太开,两者都是为了讲一个故事,最重要的还是怎么把故事讲好。”

“我更倾向于说自己是一个导演,而不是动画导演,动画更多的是我的一种表达形式,是用得比较顺手的一件武器。”相比动画,彭擎政看电影看得比较多,喜欢今敏也是因为他的作品视听语言更偏向影视。“如果我能把握住这种表达形式,未来就能形成属于自己的风格。”

“中国的作品不会讲故事。”似乎已经成了很多人诟病的一点,而《中国唱诗班》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无论是《相思》中凄美的爱情,还是《游子吟》中深沉的母爱,包括《夜思》中的家国情怀,都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出了很好的呈现。

“好故事一是剧本本身要好,否则再怎么讲也是二流的故事,其次导演讲故事的方式也很重要,要知道哪里需要强化,哪里需要弱化,哪里要通过一些技巧让情节更有吸引力。”彭擎政说自己通过这些年的不断尝试,积累了很多经验,能够帮助他做出准确的判断。

“我做什么东西不会陷得太深,会经常跳出来看。既是参与者又是旁观者,不会特别个人化,还是会关注市场,观众的一些反应。”彭擎政觉得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是可以达到平衡的,不一定非要走极端。

“我认为艺术一定是大家都能欣赏的,有反应,有共鸣。只有少数人才能欣赏的才是艺术,我觉得这是一个误区。至少这不算是很有力量的艺术。”在之前接受采访时,彭擎政就曾说希望自己的作品是“看着温存又有些力量”。

在骨朵数据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国漫报告》统计中,2018年上半年共上线国漫37部,较去年同期增长27.59%,播放量更是呈猛增之势,2018年上半年高达78.5亿,较2017年上半年增加46.46%。

近两年随着“泛二次元”概念的兴起,二次元用户数量直线增长,根据艺恩发布的《2017中国在线动漫市场白皮书》2017年中国动漫产业的规模达到了1500亿,占整个文化创意产业24%,用户的规模达到3.1亿。

各平台都把二次元领域作为文娱战略中极为重要的一环,而相比购买版权的高额费用,以及无法二次开发的限制,原创和IP改编显然更加划算。这也直接带动了国漫的发展,《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魔道祖师》的作品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

《中国唱诗班》的出现,被许多网友被称作是国漫的“正确打开方式”,但如此精致的作品是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所打磨出来的,由于这个项目的性质是公益动画,所以能够有充分的时间来保证制作水准,但如果以这样的制作方式制作商业动画,中国目前还无法达到这样的水平。

“在中国,由于整个体系不是很完善,所以很多片子要求量的堆积,所以在质量上自然会有所差距,现在已经在变好了,但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内容为王的时代会到来。”彭擎政对刺猬公社说。

《中国唱诗班》第一季暂定为6集,现在最后一集《咏梅》已经开始筹备,彭擎政透露会在这一部中继续做出新的尝试,加入一些仙侠的元素。

《咏梅》过后,这个项目将暂作休息。但彭擎政说团队已经在开始沿着《中国唱诗班》的思路酝酿新的作品。“我们希望能与更多地区合作,未来团队会着眼到全国各地,中国五千年有那么多的故事可以表达。我们想做一些其他的尝试,做出更多元化的东西。”

赵思强

关注二次元、互联网人物、内容创业领域

微信号:ZSQ-0316

转载、媒介合作联系微信号ciweimeijieju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