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我人生中唯一的遗憾,就是我不是别人。”

原标题:“我人生中唯一的遗憾,就是我不是别人。”

今天是伍迪?艾伦83岁的生日。

我们很容易忘记伍迪已是一位耄耋老人,因为他旺盛的创作力,每年一部新片都成为了众望所期。

然而,继《咖啡公社》(2016)、《摩天轮》(2017)后,原定今年上映的新片《纽约的一个雨天》发行遇到大难题,有传言称亚马逊影业既不会进行宣传,也不会在影院上映该片。

《纽约的一个雨天》片场

伍迪为蒂莫西和赛琳娜讲戏

这一切都是受到#Metoo运动的影响,26年前的那场罗生门——伍迪被养女迪伦指控在其幼年遭到性侵又被翻了出来,许多合作过的女演员都发声与伍迪划清界限。

虽然在经过长达六个月的立案调查后,警方认为指控并不成立,但这场众说纷纭的官司,以及伍迪和养女宋宜的跨年恋,都成了伍迪被一部分人诟病、无法摆脱的人生印迹。

在#Metoo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时,伍迪的言论被断章取义地报道,负面消息不断。在一次英国《卫报》的采访中,他既幽默又嘲讽地回应:我应该当#Metoo运动的宣传海报代言人。

他有底气这么说,是因为在执导的50年间,伍迪一直执行男女演员Equal Pay,拥有跟200多位女演员合作时没有任何不正当行为被指控的“wonderful record”。

好了,在伍迪83岁大寿这天,果麦麦想认真地和大家聊聊这个有趣的老头儿,那些破朔迷离的传言和八卦,就先放一放。

1935年12月1日,艾伦?斯图尔特?科尼斯本(Allen Stewart Konigsberg)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个中下层家庭。

他有一个快乐而富足的童年,花很多时间练习魔术、自学单簧管,精通这两门技巧贯穿了他此后的整个人生。

他也会翘很多课,不是用来听收音机节目,就是流连于当地的几家电影院——特别是在炎炎夏天,空调和电影一直都是他的心头所好。

16岁时,他开始向报社投稿,为知名的雇主代笔写笑话,并给自己取了一个笔名:伍迪?艾伦。

“虚伪之辈就是一边写关于无神论的书,一边祈祷书能大卖。”—— 伍迪?艾伦

后来,他用40 块钱给自己买了一台神圣的奥林匹亚打字机,在每天的敲敲打打中创作出无数个笑话段子、剧本和文章。

在经纪人查尔斯·约菲和杰克·罗林斯的鼓励下,伍迪克服紧张,亲自上阵表演脱口秀。

他曾经被问道:“你想过有天早晨醒来,发现自己变得很无趣吗?”

伍迪回答:“实话实说,我从没想过这件事的可能性。当我与人交谈、做事的时候,就是会很有趣,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确实,有趣不是一个可以拿走或消失的东西,那就是伍迪·艾伦听起来或者看上去的样子。

在众多电影中,我们总是能立刻辨认出伍迪的作品,但又无法轻易将其归类。

他让我们忆起什么才是对电影的真爱,改变了我们对浪漫的想象,这与他的银幕缪斯们密不可分。

黛安·基顿是伍迪70年代的影片中的一道独特风景线,她的个人风格在《安妮·霍尔》中一览无遗。

这部影片回顾了神经质的喜剧演员艾尔维(伍迪·艾伦 饰)和美丽的、有抱负的爵士歌手安妮·霍尔(黛安·基顿 饰)之间失败的关系,开创了“关系电影”的先河。

《安妮·霍尔》在1978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获四项大奖,包括最佳女演员奖、最佳原创剧本奖、最佳导演奖,并击败《星球大战》获得最佳影片奖。

基顿穿着她自己的衣服,创造了安妮·霍尔“啦—嘀—嗒”,一种随性又活泼的风格,不断地启发着 20 世纪 70 年代的女性。服装设计师本想改变基顿的服装风格,但艾伦力挺基顿,说她“是个天才,她想穿什么就穿什么。”

这部影片的自传式注脚还是非常明显的,尤其是基顿的真名:黛安·霍尔。

尽管基顿和艾伦曾经是一对,但在《安妮·霍尔》拍摄期间,他们已经不在一起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深化为一份延续至今的、互相尊重理解的友谊,就像影片最后艾尔维和安妮一样。

80年代,米亚·法罗走进了伍迪的生活,她鱼龙百变的演技,不断激发出伍迪的艺术灵感,成就了电影史上最伟大的创作历程之一。

在《西力传》(1983)中,她是治疗“人形变色龙”的尤多拉;是《开罗紫玫瑰》(1985)中将宝石剧院当作避难所的塞西莉亚;在《爱丽丝》(1990)中,是心怀创作梦想、服用魔法草药后变成隐身人的富裕太太;在表现主义黑白片《影与雾》(1992)中,又是马戏团里的吞剑表演者厄米。

“某天晚上米亚告诉我,她想要扮演一个类似安妮·拉奥(头顶蜂窝式发型,戴着深色眼镜)的角色。”

伍迪说道,“我自己也想要扮演一个不同的角色,不再是神经质的纽约知识分子,而我一直认为自己特别适合演下层社会的人。所以我为我们俩写了这部戏(《丹妮玫瑰》)。”

从 1982 年的《仲夏夜绮梦》开始,他们共同拍摄了 13 部电影。

直到《丈夫、太太与情人》(1992)的杀青之际,米亚无意间在伍迪的公寓发现了他与自己的养女宋宜的私情,两人的银幕合作止步于此片,同时结束的,还有他们12年的恋情。

米亚最终像一个勇猛的骑兵,顶着巨大的压力,回片场拍完了她的戏。

“我们都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电影中的这句台词,竟然同时成为他们银幕和生活的关系写照。

一直以来,伍迪·艾伦都在塑造自己和他的表演——从厚厚的黑框眼镜、乱糟糟的头发、扬手耸肩和口吃的形象,到神经质般的懦弱角色。他的专业创作和个人生活的界限,不可避免地被观众混淆看待,虽然他极力否认两者的关系。

平日生活中的伍迪,喜欢穿米色休闲裤、格子衬衫、戴一顶渔夫帽, 30多年来坚持每周固定的时间在纽约的一家餐厅和他的爵士乐队演出。

演奏时,他几乎全程闭着眼,认真而卖力地吹着单簧管。完成一曲后,习惯性地用袖子擦擦嘴,和身旁的乐手说上几句话,几乎不看台下慕名而来的影迷,只想单纯地享受这段音乐时光。

英国影评人詹斯·所罗门斯,在《伍迪·艾伦电影全解》中说:

“我并不认为伍迪在私生活这一方面的表现值得称赞,或被视为正常。但是如果因此去贬低或污化他的作品,无论前期或后期的,都是荒谬的。”

2018年12月 即将上市

伍迪·艾伦现实中的爱情生活始终充斥着巨大的丑闻和流言,人们也习惯通过伍迪的作品来定义他的生活和形象。

而伍迪借用诗人艾米莉·狄金森的一句话,回应公众对他的质疑。

“心灵知道它想要什么。”

- END -

你最喜欢伍迪·艾伦的哪一部电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